Emma McArthur
Emma McArthur

Living the American dream

实现美国梦

刚加入佐敦时,Emma McArthur 对涂料一无所知。8 年后,她来到德克萨斯州休斯顿,加入表现从未如此出色的佐敦美国。

自 2014 年进入佐敦以来,这位来自英国 Flixbourough 的 33 岁年轻人经历了很多。大学刚毕业,她就成为一名实习生,开始四处奔波。那时,她需要分别在工厂、实验室交替呆一个月,处理产品制造和产品测试事宜。  

最终,Emma McArthur 涉足了佐敦英国基地各个部门的工作。 

“刚来时,我对涂料一无所知,但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也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这让我对这个行业的真正面貌有了大致的了解。当然,我也认识了很多人,”她表示。  

不久之后,她开始担任 HPI 类别概念经理。HPI 全称为碳氢化合物加工行业。最终,她因参与“炼金术”项目来到了美国。  

“我在这里刚开始挺艰难的。我是 2019 年 11 月搬来的,就在疫情爆发之前,当时一个人在外国生活并不容易。但是,我的同事和经理对我都很照顾,”McArthur 回忆说。  

“我在德克萨斯州休斯顿生活和工作,这个地方太大了。我可以保证,没有所谓的统一美国方式,在这个国家,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太大了,”她继续说。  

McArthur 担任的职务是下游石油和天然气 HPI 概念经理,她的日常工作和美国人一样五花八门。 

“他们确实是这样,这一点我很喜欢。今天,我可能在进行检查和试验。明天我可能会见客户,与首席执行官交谈。当然,德克萨斯州是主要的石油和天然气产地,因此,我们与石油化工行业有很多往来互动。我们还会与可再生能源和其他行业的客户打交道。” 

尽管存在差异,但多数美国人仍有一些共同点。经历疫情就是其中之一。目睹物价上涨和商品短缺则是另一个共同点。 

“过去,每个美国人都认为一切都是美国制造的。现在他们知道自己错了。过去 2 年,佐敦美国 5 次上调价格。当然,原材料价格和运输成本的上涨也是造成价格上调的重要原因,”McArthur 解释说。  

尽管如此,佐敦美国的处境还不错,实际上是有史以来最好的处境。  

“这里曾经是一家佐敦工厂,但现在已经变成一家从土耳其和英国进口产品的销售公司。我们根本无法在商品方面展现竞争优势,所以我们专注于优质产品。最终,佐敦美国实现了 25 年来的首次盈利,”她表示并继续说: 

“我在佐敦的职业生涯非常精彩,能成为公司的一员让我感到非常自豪。我得到了很多发展机会,大家都很支持我。我很重视人性化,我想这就是我喜欢在这家以人为本的公司工作的原因吧。” 

阅读全文

Perihan Gundag in the laboratory in Turkey

学习热情

作为佐敦土耳其的高级研发化学师和博士生,Perihan Gundag 每天都要面对新的想法和观点。但最能激励她的却是实验室团队合作。

Verena Zeriul at an Italian shipyard

打破性别壁垒

对于佐敦意大利的技术销售支持专员 Verena Zeriul 来说,成为部门唯一的女性成员丝毫没有问题。Verena 很感谢公司为她的个人培训和发展作出投资。

Helle Vines Ertsas with the HullSkater

掀起行业变革

最初加入佐敦时,Helle Vines Ertsas 从事能力发展和内部培训工作。如今,她已经全面负责公司最复杂的创新任务。